你们看错了我其实不是月色

不是脑洞是黑洞(´・ω・`)

—— 第二个冬日

  他身上闻起来很甜。

  可能是甜味的冰可乐喝的太多,也可能是白冰酒和甜点在他的血液里发酵的味道。

  老王像狗一样再忽悠的颈窝嗅来嗅去,然后含住他的耳垂。

  他们身高本来没差,但是忽悠穿着室内鞋来开门,就比穿着皮靴的老王矮上了三四公分。

  刚好够他把忽悠箍在怀里对他的耳朵又咬又舔,肆意妄为。

  忽悠不知道是因为老王太用力还是害羞耳朵泛着醉酒的浅红色,尽管知道这个点已经不会再有邻居路过楼道,眼睛还是忍不住紧张得瞄来瞄去。

  然后他拽下忽悠的眼镜,捂住这双和照片里一样可爱的眼睛,把他按在门上亲了上去。

  他亲得急切,毫无章法,只有亲昵。

  于是他发现白冰酒上的那句话...

—— [忘忧]冬日

  济南没有冬天。

  老王离开温哥华的时候,那里的雪已经大到了足够趴在地上画出一个爱你的形状,但是济南还是穿风衣的季节。

  机场的空调一直都打的很冷,老王把昨天在温哥华堆出的爱心雪人发给忽悠,换来对方一句“你又在gay我!”的控诉。

  机场很大,他没有人来接。

  手机上的时间为了配合忽悠的作息早就被调成了北京时间,现在是晚上九点,他的男孩正在直播和别的男人gay来gay去的吃鸡,根本不怕从一个小秃头变成大秃头。

  如果他现在在温哥华,那这个时间正好可以够他打开直播间,假装在他的男孩的陪伴下共度了一个日出。

 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。

  自从约好了要面基以后他就...

—— 关于Elf精灵联文的后续(有兴趣听的戳进来吧)

关于这篇联文可能就是到此为止了我感到非常遗憾
但是对我来说,这几个礼拜以来让我收获最大的并不是这篇联文,而是通过这篇联文认识的小伙伴们
所以和青烟说的一样,请不要对联文失去信心
就算由于这样充满无奈的结构让你常常对它感到失望,脱出文章本身来看,也许你也能得到一些别的收获
有机会还是想写联文,下一回希望能完完整整地写完
并不是很会说话的人,虽然我个人以为写在这里显得有些多余,如果以上有让你感到不适的地方,看过就忘了吧

青烟哑默:

以下仅代表个人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
—— Elf Diabolism【part14】

*接力文w,全文整理走→http://cocojuanzi.lofter.com/post/1d2d0a60_7942f9a

*上一棒 @墨㹭长卿

*我就是这一棒

*下一棒其实又回到了第一棒 @君未念 

*我的画风看起来似乎不太一样



黄少天被方锐一把裹到了木域,毫无防备的。

方锐来得太快好像龙卷风,他只来得及拿了条浴巾遮了一下重要部位就迅速地被拉走了,从地域到木域,他的发梢现在还滴着水。

“叶修你还要不要脸了!上次毁了我的业绩的事情我都没和你计较,和你姑且算是合作的时候也千忍万忍好歹是没有倒打你一耙,不仅这样我还把你爹要害死苏沐秋的事儿告诉了他,而你...

—— 写手精分试炼七题

会写的
大概
……如果能记得住的话

题库:

1.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。

2.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。

3.甜文,以“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”结尾。

4.虐文,以“他们拥抱接吻”结尾。

5.清水文,包含“他们合为了一体”这句话。

6.肉文,包含“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”这句话。

7.以此为例,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。

—— Elf Diabolism【part7】

*接力文w,全文整理走→http://cocojuanzi.lofter.com/post/1d2d0a60_7942f9a

*第六棒 @墨㹭长卿

*我是第七棒哟

*第八棒其实又回到了第一棒 @君未念 

*作为一个拖延症晚期患者我也很惊异于我的速度

*祝食用愉快

*再也没有人能拯救我的排版


“还在睡觉吗,青?”

阳光穿过斑驳的树影打在了安眠的无形身上,叶修下手没个轻重地扯了一把眼前的无形幻化出的兽型的毛。

青不满地哼哼起来,从鼻腔里挤出一个小水泡。

“我教你法术可不是让你吹泡泡用的……起来练习了,青。”

大约是阳光确实十分和煦...

—— [伞修]车祸

我抬头看了一眼红绿灯,看见有人在过马路。

这实在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,但因为对方的身上穿着国家队的队服,我忍不住多开了两眼。

不过不用想也知道不会是国家队的那群大神,世界赛刚打完,他们估计还在苏黎世的某个小酒吧里庆祝胜利,而且这样的队服我也有一件,属于荣耀的周边发行范围,只是没有名字和编号。

有一种发现了同好的激动。

我闷骚地压下了去搭话的冲动。


很快我就后悔了。

他好像有急事,行色匆匆,白气不住地从被围巾盖住了的半张脸下面冒出来。

然后他就被车撞了。

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前进的步伐被钢铁的巨人阻拦,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呈现出一种脆弱的姿态,我想起了那些被叶神

—— [伞修]见鬼

“叶叶叶叶叶叶叶叶叶修!”

叶修听见黄少天这么叫他。

“怎么了少天,哥只知道你是个话唠,可从没听说你还是个结巴啊。”

“不是啊叶修!”黄少天使劲地咽了一口口水:“后面有个人一直在跟着我们啊!”

“尾随狂吧。”

叶修这么说着,一边回头看了一眼。

“吓小孩呢少天?后面哪来的人啊。”

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装傻!吓人也不是这么吓的啊!”黄少天不住地向后面张望。

“难不成是鬼?”

“得了吧,你想象力也真够丰富的。”

“喂,叶修。”

黄少天扯了旁边的叶修一把。

“他在对我招手诶。”

“对我笑了……”

“朝我们,走过来了啊——!”

黄少天惊惧地向前快跑了几步,最后一个“啊”...

—— [叶点]回家

关于叶点……就是叶修x小点的意思。

狗拟人。


第十赛季。

兴欣赢了。

叶修再一次成为话题中心,兴欣的咨询电话也被打爆。

忙得一团糟的陈果看不顺眼慢悠悠地蹲在墙角抽烟的叶修,把叶修支去接电话。

叶修一边应着“好好好”,一边拿起了听筒。

“喂?您好,我找叶修。”

听筒的那边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少年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耳熟。

叶修把手里的烟在烟灰缸里抖了抖。

“我就是叶修。”

对面的人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。

“叶修!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家!”

“我还以为叶秋跟你讲过我很想你了。”

叶修想起不知道多久以前弟弟捎来的口信。

“小点很想你。”

也想起了新年里叶秋所说的“小点死...

—— [双叶]偶遇

突发事件梗。


叶秋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里,是QQ群的搜索框,关键词“荣耀”。

尽管在其他人的想象里,那应该是财经报道,股市指数和财务报表。

况且它们也确实存在,只是此刻都和小小的企鹅头像一起挤在了屏幕的底部。

叶秋漫不经心地拉动着滚动条,他并不关注荣耀,但这也不妨碍他对荣耀的兴趣,因为那是拿了他的行李离家出走的哥哥所热爱的游戏。

他点开一个群图标,然后又关闭了。

直到他看见那个眼熟的头像和眼熟的名字。

他点开那个号,并且确认了那个管理员就是他的哥哥。

于是在他还在走神的时候,就已经不自觉地按下了申请加入。

等到叶秋回过神的时候一切早已无法挽回了,即使他本来就是这么打算...

返回顶部
©你们看错了我其实不是月色 | Powered by LOFTER